• <mark id="s0ixh"><table id="s0ixh"><acronym id="s0ixh"></acronym></table></mark>
  • <track id="s0ixh"><ins id="s0ixh"></ins></track>
    <thead id="s0ixh"></thead>
    <u id="s0ixh"></u>
    <source id="s0ixh"></source>

    <bdo id="s0ixh"></bdo>

      <wbr id="s0ixh"><nav id="s0ixh"><legend id="s0ixh"></legend></nav></wbr><video id="s0ixh"></video>

      納米盒徐進:要將在線教育從天上拉到地下,像十多年前電子商務一樣

      2019-07-10 納米盒

      | 本文轉自“一鳴網”


      數據顯示,2012年我國在線教育市場規模僅為705.2億元;2014年突破千億關口,進入快速發展通道;時至2017年,在線教育市場規模突破2000億元,同比增長28%;預計2019年有望突破3000億元,2022年將超5400億元。


      循著在線教育市場規模走勢圖,可以發現自2014年起產業火速崛起,這就得益于互聯網技術,特別是移動互聯網的迅猛發展,使得教育行業掙脫了時間與空間的局限,人們獲取知識的方式發生了根本變化,涌現出大批顛覆傳統教學模式的在線教育公司,納米盒正是誕生于此。在百鳴計劃專題報道中,納米盒創始人兼CEO徐進向一鳴網講述了深耕在線教育行業多年的見解,一語道破當前市場困局以及未來發展趨勢。


      一場由磁帶、錄音機引發的創業理想


      和多數投身教育行業的創業者們一致,徐進的出發點是因為家庭角色的變化,結婚生子,外在因素促使其不得不開始關注并重視教育。而真正觸動到他的是2013年9月,開學第一天,還在上一年級的孩子抱回一堆新書,另有一摞語文、英語、數學、音樂等科目配套磁帶。


      為了配合孩子的功課,只有硬著頭皮搗鼓這些個“老古董”,顯然結局是崩潰的,搬弄著老套而又繁瑣的錄音機完全不符合IT人的特性,徐進當即決定做一個網站,將孩子所有學習音頻導入,按照課本章節將其切割成細分板塊并命名,孩子可以獨立用ipad進行點擊,繼而將家長從中解放出來。

      隨著產品不斷的升級發展,經歷了網站到微信公眾號的遷移,也吸引了大批用戶,其中包括投資人。最初是上海巖橋資本找到徐進,其合伙人之一亦是納米盒的第一批用戶,雙方一拍即合,徐進為此舍棄了華為的高薪工作,開啟了“納米盒”的創業生涯,算是正式踏入了在線教育的圈子。


      當前國內在線教育產業主要集中在幾個領域,包括嬰幼兒早教、K12輔助教育、英語或其他語言培訓、興趣教育、職業培訓等等,這其中K12賽道一直是大熱,而徐進卻獨獨挑中了小學教育板塊。


      問及原因,他表示,孩子的12年學習生涯分為小學階段與中學階段,稱之為前六、后六,這兩段時間內孩子的學習狀態差異極大,而父母在這兩個階段中的作用也有不同。小學段,學習內容基本由父母選擇,遇到難題可以起到輔導作用,這時候孩子是學習者,父母是監督者、推動者、決策者;中學段,孩子的學習越來越有自主性,父母逐漸脫離學習圈,遇到難題也心有余而力不足,這時候孩子是學習者,父母只能是旁觀者,這兩個階段的學習特征有著本質區別。另外,小學段除了原本學科的學習鞏固,還有更多時間去涉及課外讀物等,講究素質教育,而中學段相對來說學習壓力變大,沖著中高考而去,偏向于應試教育。


      綜上,徐進認為,沒有一個解決方案能夠完美適用于12年,不如專注小學階段,做到極致。


      互聯網教育是基于互聯網的教育手段


      關于“納米盒”,其含義可一拆為二。納米是極微小的長度度量單位,納米材料又極其珍貴,而盒子是指一個容器,所謂“納米雖小,有容乃大”,“納米盒”低調務實之下暗藏的巨大能量空間眾目昭彰。


      徐進將納米盒的功能分為三個板塊,對應現實中的三款產品。


      第一類是工具類產品,對標早年的復讀機,對于小學階段的孩子來說,其識字能力、學習能力皆欠缺,極度依賴語音聽寫,這就給學習機、點讀機帶來巨大市場,而納米盒的出現讓數千萬家庭拋棄了古董復讀機和昂貴的點讀機,憑借手機點讀的便捷性與良好體驗,為家長輔導孩子帶來了極大便利。納米盒就相當于一個功能和體驗結合的手機點讀機,其功能包括復讀、翻譯、連讀、跟讀,另外還支持定時、循環、變速等,并已獲授權教材覆蓋超過全國95%地區的小學,是獲得教材授權最全的小學在線教育APP。

      其二,微課教輔,對標傳統的教輔書,這是每個孩子學習生涯中的必備品,也是從學校回歸家庭場景后的學習延續。在沒有互聯網的時代,家庭會給孩子購買很多教學輔導書取締產品,為此,納米盒教研團隊親自研發了自研課程,以5-15分鐘微視頻形式輔導小學語數英學科重難點,構建了獨一無二內容體系,完美解決家長課外輔導教育的痛點。


      其三,納米盒網校。從學生時代看過來,課外輔導班似乎必不可少,而線下機構一般稱之為周末機構,周中時間很難覆蓋到,納米盒網校就將輔導班由線下遷移至線上,對標線下輔導班,通過在線分組PK形式,高頻互動問答以及AI技術運用,實現學生在家就能上輔導班,創新的模式及技術運用保證在線學習效果,課程由短視頻的形式呈現,支持隨時回放溫習、課前課后作業鞏固,并將實時學習報告反饋到家長手機。

      不同于其他在線教育公司,納米盒的師資皆為自有員工,不存在兼職教師現象。徐進強調,互聯網教育是基于互聯網的教育手段,首先是教育企業,而互聯網只是進行教育價值服務的平臺與手段,那么對于教育企業來說教師這個角色不可或缺。納米盒的教師包括平臺授課老師和助教,授課老師匯集了優質中外教師資源,主要負責深度課程教研,助教則是督促學生到課與主觀作業的批改。截至目前,納米盒擁有教師團隊200余人,占據企業人員規模一半,另有助教二三十人,因其角色本身要求不高,未來會啟動外聘助教團隊。


      在線教育市場的理想與現實


      入行四年有余,徐進笑稱自己也算是業內人了,而對于當前在線教育市場現狀,他卻不甚滿意。2014年是整個在線教育興起的重要年份,每天都有大量項目趨之若鶩,高喊著在線教育的理想,所謂消除教育資源不均衡,用在線教育讓優質教育資源更滲透,豪情萬丈,好不熱鬧。


      隨著行業逐漸推進,在線教育本身的局限性逐漸顯現,徐進將其分為兩類:


      一是網絡驅動教學場景,典型案例就是在線直播課,用互聯網重新構建一個授課學習場景,其優勢毋庸置疑,節省路途時間、提供優質師資、運營成本降低、性價比高等等,但不可否認線上環境的教學接受度本就不如線下來的直接,微弱的優勢并不足以與學習感受的落差相匹配,如果同時將線上線下兩種課程放在面前,絕大多數特別是家長人群還是會選擇線下;


      二是人工智能驅動學習路徑,就是所謂自適應,根據學習狀態決定學習內容,系統先準備20道習題,發現有問題的部分鞏固練習,沒問題的部分就不再重復,這樣一定程度上也可以算是提高效率的方式,但是徐進卻不太認可,他將其比做迷宮里的老鼠,就像是一只老鼠走到分叉路口,左邊是奶酪,右邊是空路,下個路口亦然,整個過程都是驅動之下的選擇。


      總之,在線教育存在的必要性不可否認,但近幾年卻在大環境的侵蝕之下磨滅了最初的理想,所幸這種模式還是越來越被人所接受,整個行業也在努力改善現有學習資源。徐進表示,隨著網絡技術的發展,支撐更好學習體驗與學習模式的能力基礎正在提升,整個行業仍處在上坡階段,但可以肯定的是,人們通過網絡學習行為獲取教育價值服務這個趨勢是擋不住的。

      資本熱捧之后,隨之而來的就是洗牌階段,這也是當前在線教育行業的現狀,未來的巨頭效應越來越凸顯,小平臺逐漸向大平臺靠攏,徐進認可了這一說法的合理性。首先,無論從流量層面還是獲客成本來說,巨頭都有著天然優勢;其次,由教育因素決定,新興在線教育機構在教育層面功底必然不如線下拼搏數十年的教育企業深厚,發展遇到瓶頸之后只能尋求老牌教育機構的幫助,或收購或靠攏。


      相應的,在這樣的大環境之下怎么樣的在線教育企業更易存活?第一,擁有解決流量和用戶的能力,這也是所有互聯網玩家的棘手問題,在互聯網的世界里解決不了獲客問題,斷然沒有未來;第二,能夠充分為用戶帶去真價值的東西,畢竟在線教育做的還是教育的事;第三,一定是有規模化經營的企業,反之沒有規模化就一定做不大。


      或是起步優勢,點讀功能吸引了大批用戶入駐,納米盒從未因流量犯愁,更多考慮的是如何消化并服務好這些流量。截至目前,納米盒APP用戶數已近6000萬。而對于未來規劃,徐進似乎沒有太多高談闊論,他只希望能夠腳踏實地把小學在線教育做好,將在線教育從天上拉到地下,讓更多用戶真實受益,就像是十多年前的電子商務一樣。

      閱讀 248
      我來說兩句...
      評論(0)
      正在努力加載
      回復:
      提交回復
      得得爱在线观看视频